天津新增境外输入病例3例 371人正接受医学观察
来源:天津新增境外输入病例3例 371人正接受医学观察发稿时间:2020-03-29 02:43:17


第二种情况,没有干预措施:在有寒假和农历新年的情况下,但并未施加物理疏离措施。由于1月15日至2月10日学校放寒假,学校里没有人与人之间的接触。分别在2020年1月25日至2020年1月31日以及2020年2月1日至2月10日的期间中工作的劳动力分别为正常情况下的10%和75%;

继续流调发现,张某某于3月13日晚与刘某某、周某某(二人也为郏县人民医院医生)等人在饭店同桌就餐。刘某某曾有武汉出行史,返郏后自行隔离14天期满。3月25日,郏县人民医院对参与疫情防控的一线医务人员进行健康体检,在核酸筛查中发现张某某、周某某为无症状感染者,刘某某核酸检测为单阳性、无症状,3人正在接受集中隔离医学观察。

防控主要以非药物的扩大人与人间的物理距离为主,例如停课停工,同时让居民避免进入拥挤的场所,以减少疫情暴发的影响。这些措施不同于先前针对其他呼吸道传染病暴发的应对方式,极大地改变了人群中特定年龄间的混合模式。出行限制无疑减少了武汉以外地区感染,并推迟了其他地区的暴发,但混合模式的变化也影响了武汉市内暴发的轨迹。为了评估物理疏离措施对疫情的作用,研究者考察了武汉,希望为世界其他地区提供一些见解。

目前,已追踪到王某某密切接触者15人,追踪到刘某某、张某某、周某某密切接触者53人,均在接受集中隔离医学观察。

研究者根据感染状况将人群分为易感性(S),暴露性(E),感染性(I)和排除(R)个体,并根据年龄分为5年范围,直至70岁,外加一个年龄段75岁及以上,总共分出16个年龄组。易感人群在接触传染性患者后,会以一个相对固定的速率被感染,随后康复或死亡。在整个传染病流行过程中,研究者假设武汉是一个封闭的系统,人口恒定为1100万(即S + E + I + R = 1100万)。研究者使用了图中所示的SEIR模型。

检测力度不够,也和各国制造试剂盒以及医务人员紧缺有关。直到欧洲成为全球疫情震中后,多国才开始亡羊补牢地扩大检测范围,提升检测能力。但《纽约时报》援引多位专家的话认为,只有在疫情早期,用检测来抵挡疫情扩散的手段才有用,而如今这一窗口期早已过去。那些提早行动的国家自然占据了优势。

大量检测也是另一个逐渐控制疫情的国家——韩国的“制胜秘诀”。韩国在疫情期间开设了近600个检测站,检测了超过25万人,每天的检测能力在1.5万左右,这也是韩国被认为能够迅速控制住疫情的主要原因之一。

为什么两个同样有着高比例老龄人口的国家,老人的感染率大不相同?这背后两国社会文化和老年人的社交行为习惯不同,或许是一个被忽视的重要原因。

如果湖北武汉在4月初开始分批恢复工作,则最能保住此前增加物理距离的成果。由于该疾病具有更长的传染期,实行强力的隔离措施并在4月开始逐步解封,建模得出的感染的中位数到2020年中期能减少92%(IQR 66-97),到2020年底可减少24%(IQR 13-90),并降低了所有年龄段的人群发病率和发病高峰。这对减轻疫情暴发对医疗保健系统的压力有着重要的意义。 另外,R0值的不确定性对流行高峰的时间安排和暴发的最终规模有很大影响。

德国目前是欧洲检测能力最强的国家。德国医生协会估计,该国每天可进行约1.2万次病毒测试。在过去几周,德国已经进行了超过20万例病毒检测。